News最新消息
我聽見了小草的哭泣聲 2011-04-01發佈
  三年前,我們家門口新建起了一條公路,公路沿著河邊修了一條長長的綠化帶,被綠化帶蜿蜒著的是一個呈橢圓形的湛藍水庫。這樣寬敞的公路,這樣綠色盎然的河堤,這樣微波粼粼的水面,拙筆的我只能用一個字來誇:美!
 
  因為感覺它的美,三年裡,我習慣了在這公路邊沿著河堤散散步。慢悠悠地走在人行道上,欣賞著路邊的小草,細細尖尖由嫩黃到深綠,嬌滴滴著實可愛;欣賞著河面上三三兩兩的野鴨,或成雙成對或形單影隻地遨遊著。這樣的景色,最初就像一個剛出嫁的新娘,鮮嫩、水靈、雋秀,香肢玉體一塵不染。可是,我卻目睹著這位與我常相廝守互訴衷情的新娘,漸漸地,漸漸地變為衣冠不整、滿臉憂傷、身帶瘡痕的怨婦……
 
  綠化帶裡的草坪,早已疲憊不堪。她們抗爭不了其它野草雜藤的肆虐侵略,只能痛苦地忍受著野草雜藤對她的「性侵」。我彷彿聽見了小草在說:政府啊,你們既然花巨資造就了我,為什麼又不肯花小資來養護我呢?你們整天都在忙些什麼呢?忙到可以棄我於不顧,我可是代表著你們政府的形象啊。
 
  我一介村婦,我真的不敢妄議政治,我只是看到路邊面目全非的草坪,心裡有點難過。
 
  農曆七月十五,鬼節。我漫步河堤,卻看見三、五人在綠化帶裡焚燒香紙錫箔。國人盡孝,燒點紙錢給先人,有錯嗎?沒錯。草坪是公共場地,我又沒在你家地盤上燒,你又瞎管什麼閒事呢?我彷彿聽見了小草的哭泣聲,小草說:尊敬的孝子孝女們啊,請高抬你們的貴手,別在我身上焚燒好不好?一窟窿一窟窿灼得我好痛啊。
 
  哦,我一介村婦,我不敢多管閒事,我只是替那些被燒傷被燒死的小草難過。
 
  昨日夕陽黃昏後,照例散步。咦,公路邊停著幾輛車,哦,車壞了,有幾人在維修。今早再路過此處,車走了人走了,卻留下了一片狼籍:路邊草坪油漬斑斑,油抹布、油工作服、空油壺有形無樣的散放著,橘子皮快餐盒肆意的亂堆在公路邊及人行道上……
 
  日常生活中,一些人的做人素質,總是讓人萌生氣憤,血液不暢起來!
 
  我彷彿又聽見了小草的慟哭聲……
 
  如果是我或我的家人,是決不會這麼做的!我們起碼會將垃圾妥當處理,把對公共場所對他人造成的影響與不便降到最低限度。這就是一個人必須具備的公德心。
 
  我不明白,政府為什麼會讓這片綠化帶雜草叢生,視而不見?
 
  我不明白,我們有些國人為什麼對公共場所公共設施可以那麼地隨意褻瀆,恣意妄為?
 
  我不明白,一個做人最基本的公德心,明明只在於你的舉手之勞,一念之間,而你為什麼就那麼不屑去秉承這樣的美德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