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最新消息
七月,詩心吹拂,流年風 2009-11-12發佈
  一草一木,一花一葉,各自生長,獨顯各自的語言。風也有,雨亦有,每次風起的時候,每次雨霏霏的時候,我知道,那是它們在和你我對語。喜歡這種感覺,就像回歸了它們的故里,相識已久的故人,它說著,我聽著,那麼的認真,那麼的認真…… 讀它詩心吹拂,流年風。
 
   喜歡一個人駐足歲月的梗上,看那一朵花的去留,花開是緣,花落是禪,明白了其中,不枉這時光的匆匆,站成一樹的風景,在每個必經的路口,歌聲輕揚,告訴昨天,初念不改,本真如前。詩心裡,撚花不語;清寧中,讀水色天長。采的悠然自得,入眉入心,坐落那修籬種菊裡,一個人,一行字,去欣喜流年的窗檯!
 
   悄悄地活在了過去,把一首詩,讀到心底,捻在指間的光陰,一行行,一句句,字裡行間,揮舞著相識的昔年。不懂得排序,亂七八糟的很,累積在一方。詩心裡卻眷戀著廊橋上的夢,把流年的模樣,借筆塗抹,一筆勾勒,是那麼的近,再筆落下,突然模糊了去向……我卻在一行裡,抽離了時光,倒影在一泓水色中,迷失方向!
 
  流年的風,幽幽而過,悄然無聲,無心的月,在每個夜晚,升起一泓靜好的詩心,繾綣著吹拂。多想每次都是花開的相逢,初心相處,在夏季的天空上,少些陰霾雨滴,清新地明媚在雲天外;多想輕扣著心音,讓其回暖話語流年風,念想初始,念想著初見,那定會,不負韶光,不負卿。
 
   當告別六月的天空,踏入七月的門楣,初心裡流連著曾經的一切,風情起,唸唸有詞,排序下青梅的那個夏天,拾憶曾經的竹馬,他鄉里,是否可好?這季流年風,能否吹拂添香的波瀾,暖心裡把歲月輕拾,踏月遙遠的距離,落款了最真,坐落了最美,彼此遇見緣份,相逢花開。
 
  詩心吹拂,流年風,在一季尾聲裡回味,那萬山丘壑,和那曾經靜水深流的一泓湖波,那是晨光明朗下的小軒窗,花兒下的晶瑩剔透。滿心的喜歡,滿滿的欣喜,在詩心裡輕撫,一句句紛至沓來,揉進一縷清芬在心,讓其長出蔥榮的綠,逢春的暖,在涓涓的詩心裡,柔潤成水澤的清透,捲入眉心的流年。
 
   尋著回憶的餘音,在漸行漸遠的風中,披著失落的衣襟,糾葛曾經的塵埃,悉數一日一月頁碼。期的那萬般幸好,有所依有所靠;期的那筆小字,有所念有所想,猶如初始的樣子,站在初見的路口,盡情勾勒緣份的底蘊,淋漓一季夏的圍牆。那空靈的念,已去尋找記憶的他鄉,夢裡一次次,掀起落寂下的湧動,繾綣詩心的暖意,悄悄地綠繞了一城的光陰,為那窗流年鋪陳!
 
  當七月莞爾前行,那在長著翅膀的煙火裡,清澈著,迴響著,吟唱自酌往事的情節,臨摹那花香滿衣,和那曾經的青澀。將流年在輕舞的風中,成歌成詩,意會舊事的缺月,不美也要婉約。幾許風兒,幾許雲朵,在一部故事中,疏離開或落。
 
  七月,詩心吹拂,流年風。花兒悠悠,雲天盈盈,載著芙蓉花的柔情,於芬紅色的記憶中,飄然一程又一程的風景,或許不夠奪目,或許不夠響亮,卻在那綠擁枝頭的暖香中,修植了一季的流年,置辦了純純的溫良,等待住進光陰的故事,重新來綵排。
 
  夏的枝頭,掛滿了潺潺的情緣,欲以往事裡鬱鬱蔥蔥,綠了天空,綠了眉間,繾綣著,氤氳著,落下一彎月兒傾心,姍起詩心的清風,拾憶起,輕撫,裝訂在流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