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最新消息
最好的時光,在路上 2009-11-28發佈
下班。她選擇步行。
 
   大半下午開會學習文件,讀得她嗓子冒煙,卻不知所以然,恨不得耳朵里長出青青的草來。好在今天兼職的地方不用去,於是抄小路走走,清淨,或許能收穫一些叫做思想的東西。她喜歡這樣,曲徑通幽。她說,每一個忙碌日子都有一個幸福的動作,每一個動作後面都有一條越走越長的路,像一截截漂亮的蓮藕,就看你有沒有一顆去發現,去愛的心。
 
   經過鐵軌上方。正好有一列車進站,旅客散盡,緩緩前行。兩個小孩隔著鐵絲網下石欄的縫隙,安靜而專注的注視著。她猜測他們也許還不懂得遠方和別離。或者他們只是藉著曾把他們載到這個城市的車,而去懷念家鄉,以及玩伴。他們還不知道,日後的一些詞語,讓他們一生回味,比如:相遇,錯過,匯聚,融合,消散……
 
   再往前一點,像是一個小小的集市,周邊鄉下送來的蔬菜,新鮮的很。也有苗銀瑪瑙等鏈子首飾等。她是喜歡這樣的氛圍的,低低地叫賣聲和討價還價聲,細碎的輕笑,都令她想起家鄉的蜻蜓,蟬,梔子花,青翠的豆角,彷彿那些她愛著的事物就在柔和的晚風裡乘涼。
 
   她買了一把小羅卜丁放在鼻子下嗅著,蘿蔔潤肺,是住院時一個病友告訴她的,她只是貪戀小小的紅色的果實。現在,她已經不咳了,從小到大,她從不咳嗽,那次若不是肋骨斷了,傷到肺部,賜她以咳嗽,她還不知道那排江倒海,撕心裂肺的滋味的。笑笑,都過去了。
 
   一個老和尚打扮的人,擺一小副字,寫著,看相算命一類的字。竟真的有一個女孩子就坐在他平日權當擺設的小板凳上,任他握著手,十足用心的聽著他說些什麼。其實有些事真實與否,真相如何,真的無關他人。你信,就真的存在。你不信,便什麼也不會有。她微微扯了下嘴角,想笑,卻只是低下頭,扯了扯衣角。一步不停的往前走。
 
   站牌前依舊有不少人在等車,她繞到廣告牌後邊,沿著突起的路的邊沿走。稍微不注意,差點撞著一對擁抱著親吻的戀人。那一瞬間,她覺得世界有些傾斜,忙著跳下平穩的路面,而忘了臉紅。夜色太朦朧,誰也分不清是快樂悲傷,是紅是綠,只是頂著一張張看似有故事的面孔,又無從說起的寡淡神情。當然,她說的是她自己,而不是那對戀人。許是過了熱戀的年齡了吧,她不喜歡和愛人在街上親暱,最多只是拉拉手而已。
 
   世上太多的面孔都是寡淡的,或是戴著面具的歡顏。只有熱戀著的人,任何時候的表情,都是豐富的。惱怒,傻笑,想念,怎樣都生動無比,鳥語花香的樣子。她想:趁著愛還在,要趕緊愛,比那句經典的「出名要趁早」還重要,別等愛成了過期的香水,還捨不得扔掉,那就尷尬了。
 
   她一直往前走,倒退的是時光。車站遇見的兩個小孩,算命的人,占卜的人,還有熱戀的情侶,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。他們哪裡知道,她的鮮豔,她的柔軟她看著他們所露出的微笑。 不為討好他們,也不為討好自己。她只是想笑,也沒有孱弱的抒情多多。
 
   整條街只有她一個人,並不急於回家。孤獨。懶散。但是她感覺自己是那樣的富有。
 
   郭子鷹說:最好的時光在路上——在不同的地方遇見的不同的人,他們各不相同的人性閃爍,在那個與你交錯的瞬間,改變、點化、充盈著你的人生。她想,如果時光在奔跑 ,如果不能踐行說走就走的旅行,那麼就停下來,吹吹風,邂逅下一個疲憊的過客。握手,談談。看看繁花,石縫裡的草色。
 
   說不定會有一次奮不顧身的愛情,誰知道呢,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