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最新消息
一條流過我生命的河流 2009-10-24發佈
  在我的生命裡,流過這樣一條河。它在冰川的春天裡沉睡,它在山谷的泥沙中奔走,它在我的人生中靜靜流淌。面對它,我需要一生的勇氣。而路過它,我只需要
 
  躲過清晨的霧雨,躲過每一個慚愧的自己。
 
  歲月易逝,年華似水。年輕的心慢慢蒼老,舊時的輕狂被生活的大浪淘盡。這人生的一世游,似乎是我不願吟誦的風流。每每想起,心中生出無限慚愧。
 
  人生沒有來去,簡單的一條河,從波濤洶湧,到自我內心澎湃,是否激起你無數悲壯歲月?那些日子,山外的山,沒有阻擋你的腳步。你說天上的雲會告訴你,遠方到底有多遙遠?如今,雲飄人去,你的心是否被一條河流埋葬?
 
  當花開滿山,你會回來。當花落滿地,我會離去。緣分的交錯,竟抵不過一條河流的清澈。我在雲影裡守望,你在河流裡,和浮萍一樣迷茫。是否慚愧,是否願意補償?可惜來日裡,再無你我的地老天荒。
 
  走在田野間,滿目的綠草在風中泛出波浪。我心神安寧的平躺,大地的四季,在我的生命裡,悠然自得的變更交替。可我只願做一隻辛勤的螞蟻,讓忙碌的身影,逼退時間的無禮打擾吧!當然,我也願意就這樣睡去,只要允許我能枕著一條河流,我便不會對那些逝去的歲月,心生愧意。
 
  我在忙碌,正如我在每一個黑夜裡的行走。身邊都是人,心裡卻容不下一條河流。河流從我頭頂流到腳趾,純淨的雪山冰水,流過了慾望,流過了金錢,流過了名譽,而剩下的我,只剩一身臭皮囊。我渾身濕透,可我卻溫暖依舊。因為,我的眼眸,是河流越不過的靈魂鴻溝。
 
  雨水來臨之際,河面的點點漣漪,向我的內心深處推進,我在這樣的溫柔中多情。我淚眼婆娑,心中生起無限嚮往,我不再麻木,我不再心如止水。我開始在波光裡思念故鄉,我開始在洗衣姑娘的倩影流浪。
 
  此刻,我是如此深信,我是雲影裡漂泊的風情,只因一條河流的滌蕩,我便從生命的枷鎖中掙脫。我開始在一條魚的的生命裡尋找自由,我開始在一隻白鶴的飛翔中尋找天空,我開始在一個故事的結局中尋找安慰。
 
  有開始的地方,必定有陽光照射,遺憾的是,我卻在一片樹蔭裡乘涼,故而錯過了的一江春水向東流的浪漫。我滿面清淚流過,正如那條河流所帶給我的領悟一般傷痛。可我心有不甘,我戴上斗篷,穿上蓑衣,在雨燕飛過我的頭頂時垂釣。魚餌是死水中的蚯蚓,魚鉤是我不羈放縱的自由。一條條小魚游過了魚餌,游過河流,游過了我的自由。我垂下頭,慚愧不已。
 
  每當夜深人靜時,我真正能面對的,只有那些倒影在河面上的如煙往事。至於那些隨風塵飄落人間的三月煙花,秦淮河畔依然沒有紅燈照耀。我撐一葉孤舟,在商女的琴弦上逗留,久久不願離去。因為我堅信,在河流的盡頭,我會在一片蘆葦的守護下,見證心若不死、遠方就是詩的生活憧憬。
 
  面對歲月,也許我是最應該感到慚愧的那個。儘管我走過無數橋,但我卻沒有一次停下,認真看看我生命中的這條大河。那些高高凸起的沙丘,至今依然在泥沙色的河水中被孤立。而我這個人間過客,除了此岸到彼岸的的穿行,我便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故事留下。也許,冥冥之中,早已注定了我將錯過這條生命中的河流。
 
  河流終要枯竭的,每一棵枯萎的小草,都是我難以言說的無奈。其實,我想在冬天的雪花飄飄中出發的,怎奈春天的腳步太快?我只能在夏夜的炎熱中滂沱大雨,我只能在秋天的蕭瑟中秋雨綿綿。沒有人記住我,我成了唾沫裡的飯粒,被污言穢語腐爛。我開始潰逃,可是河流在我的生命裡,流過我的眉梢,流過我的嘴角,我開始微笑,用餘生,彌補慚愧留下的傷害。
 
  我想,如今的我,無論是歲月,還是我生命中的河流,我都不敢面對。試想,一個連自己都不願意面對的人,他有何資格去面對一條曾經清澈見底的河流呢?假若真有,那麼想必他的內心,是無限慚愧的。
 
  現在的我,是心有慚愧的,至於那份無限慚愧,只能等待那條流過我生命中的河流,帶我回到最深的歲月裡,我才能恍然醒悟——這一生,冷風中,空等,空等。
 
  二零一六七月二十九日於成都,竹鴻初